林三娘

 

保护眼睛:   

字体 〗〖 关闭 Close  作者:广丰卷烟厂 周坤强  更新日期:2021-03-05


    林三娘和我娘的娘家同村,同样是远嫁到我老家。因林叔排行第三,故大家都叫她林三娘。初嫁时人生地不熟,故与我娘走得近些,小时没少照顾我。

    我到省城上大学的那些年,家境颇为困顿,林三娘时常接济些钱物。有一回开学,她在赶墟路上碰到我,掏出卖鸡蛋菜蔬的四十多元钱,执意塞给我,我推辞不了,便小心翼翼地篡在兜里。那时,林叔晚上会去打渔,回来后便用荷叶包着些小鱼虾放在我家屋檐下,那时算得上是难得的解馋的美食了。

    有一回我在老家后山玩,瞅见山窝里多了一处简易的茅屋,一打听居然是三娘在此养了牛羊以及百余只鸡鸭。后山空寂,就算白天也罕有人迹,更别提晚上黑咕隆冬的,大男人也少有敢孤身一人前往的,她一个女人怎么敢守在那?!

    过了几年,林三叔买了辆四方车搞起运输生意,帮附近乡村拉沙拉砖瓦等。天有不测风云。林三叔在运输过程中出了车祸,在医院住了大半年总算捡回条命,腿却落下残疾。三娘一个人打理养殖又要照顾家庭,更加忙活了。后来挺不过放弃了养殖,精神上受不了变故以致神经兮兮的,身体是每况愈下,四处求医无果。后来,她在老家的寺庙里住了一个礼拜,念经吃斋,竟有好转。我想或许是她放下杂念,身心得以调理的缘故。

    康复后,三娘闲不住,刚好碰上老家修路,她一边到村里乡里争取项目资金,一边又家家奔走,劝说邻里让出一些庄稼地,共同出钱出力修一条进村一直到后山山头的车路。去年年初,一条崭新的水泥路通车了,三娘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村人打心眼里感激她的奔波努力。

    因为通了车,村里这几年家家种植马家柚运输方便了,销路也更广了,村民的生活更好了。三娘便重新拾掇起她山窝里的营计,承包的漫山的马家柚开始挂果丰产。

    因为工作关系,好久没回老家,没见到林三娘了,甚是相念。

本文已被浏览 126 次

?